【历史回声·寻访抗战老兵】蒋火炉:用机关枪掩护队友完成冲锋

发布日期:2015-09-16 发布者:漳州人民广播电台 浏览量:

节目音频:

 

 

 


 

 

 

 

老兵名片:
蒋火炉:生于1923年,1940年加入国民党军,同年8月,转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6军,参与战斗,现居住华安县二宜楼。
 
在世界文化遗产地福建土楼华安二宜楼内,93岁的蒋火炉正坐在家门口。见到记者的到来,蒋火炉老人立即起身,回到房内拿出他获得的一堆军功章。捧着这些军功章,老人跟记者讲述起那段血与火的军旅生涯。蒋火户出生于华安的二宜楼里,从小就没念过书。1940年,正在田里种地的蒋火炉听说国民党军要来抓壮丁,他就逃到泉州安溪县的龙涓乡,但最后还是被抓走了:
那一天,有50多人来围我,但没有抓到我。后来被抓了,就被关在厦门,然后坐船到东北三省。
 被国民党军抓壮丁入伍八个月后,蒋火炉被共产党军队俘虏,并转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6军。在部队里,蒋火炉担任的是机关枪手。一杆12公斤重的机关枪是他的使命,更是他的生命。蒋火炉就是用它掩护战友们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冲锋:
“我是拿机关枪,一个连八个排,对方打过来,我就机关枪嗒嗒扫过去,一箱子弹500个,一个组掩护,我打完就赶紧跑了。”
战争中牺牲和受伤是难免的,身边有不少战友都倒下了,和蒋火炉一同被抓壮丁的八个同乡也都在战争中死去,而蒋火炉自己在战争中也受过一次伤。蒋老说,当时有一枚炮弹在他的身边爆炸,一块弹片就从他的胸前划过去,在他胸前刮伤一大块。想起那些死去的战友,蒋火炉总会暗自落泪。
死了好多人,20多万,堆得很高。我们这儿总共去了八个人,只有我一个人(活着)回来,都被打死了。我们这有一个叫民德,我刚过去,他紧跟在后面,他死了。跟我同一个班,我刚过去,他就跟着就被打死了。那时候很惨。
受伤之后,蒋火炉被送到了沈阳的医院,住院治疗4个月,然后重返战场。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奔赴朝鲜支援作战。由于蒋火炉所在的部队驻扎在东北,所以比较早就进入朝鲜战场。在炮火连天的朝鲜战场上,蒋火炉和战友们通力协作,击退了一波又一波的敌人。1954年,蒋火炉随部队回到祖国,驻扎在广州。思乡之痛让蒋火炉踌躇再三,最后还是决定申请退伍回家,孝养父母。回到家乡后,蒋火炉娶妻生育了三女一子,如今四世同堂。他和82岁的老伴住二宜楼里,自己也经营些小生意。土楼邻里之间很和睦,生活简单而幸福。 遇到前来二宜楼的游客,蒋老总会拿出当年的军功章向游客介绍他那段参与战争的峥嵘岁月。蒋火户的三儿媳蒋幼梅说:
他就是经常给游客说,我也经常听,他参加过抗美援朝,参加辽沈战役。(现在幸福生活)这些都是他们老前辈打下来的,没有他们就没有现在。
 
                     
历史拓展: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6军: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6军是由绥远起义的国民党军一部改编而成的。1949年9月19日,国民党绥远省政府主席、西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董其武在人民解放战争胜利形势的影响和中国共产党政策的感召下,率绥远省军政各界领导人与各族代表共39人联合署名通电起义。
12月9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将董其武所部就地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并任命了领导人。其第111军在内蒙包头地区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6军,刘万春任军长,康建民任政治委员。全军共1.3万余人。列入绥远军区编制。部队改编后,即移驻包头地区按照人民解放军的建军原则展开政治整训和生产劳动,成为一支新型人民军队。
分享: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