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声·寻访抗战老兵】许益和:在血与火的死亡线上冲锋

发布日期:2015-08-31 发布者:漳州人民广播电台 浏览量:

 节目音频:

 


 

 

 

 

 

 

 

老兵名片:
许益和,1925年出生。1942年加入国民革命军独立20旅第一团,曾多次与日军正面交锋。现居芗城区南星村。
 
在芗城区南星村的老年活动中心,90岁的许益和正和村里的老友聊天,拉家常。这个可爱的老头,总是笑呵呵的,抗日那些事情一旦被提起,他便操着一口潮汕口音的闽南话,说个不停。
少年时代,许益和不断目睹日军对乡亲们的蹂躏荼毒,一次下地种田时,他遭到一名日本军人的无端殴打,险些惨死:
我差点被摔死,胳膊被拎起来从后面扔过去,被日军这样扔过去,没被摔死。日本打得我们没法维生,门口田全部被他们占去了,做要老百姓去做,吃却没得吃。
1942年,17岁的许益和毅然决定从军抗日,入伍后,他被分在国民革命军独立20旅第一团,驻守广东揭阳深浦山,而对面的鸡笼山就是日军的阵地。许老回忆说,那一年,双方在揭阳一带反复拉锯作战,日军始终无法突破中国军队正面的大脊岭和侧面的桑浦山阵地。1943年4月的一天凌晨,许益和所在部队遭到日军疯狂进攻:
到天亮的时候,炮稍微有点看得见,开始要冲锋,炮开始打,打得你看不见,躺在隔壁的死了我都不知道,被发现了就是一直打。
战斗持续到上午9点多时,许益和被日军的炮弹击中手臂,血流不止,当场陷入昏迷。如今他的左臂上,依然留着一道约五厘米长、深凹进去的伤疤,无声的诉说着当年战斗的激烈:
炮弹飞过去就劈下去,炸弹爆炸,碎片就插下去了。很惨,非常疼,以前医学条件不好,药也不好,没有打麻醉针,衣服用剪刀剪开,直接拔起来,疼得半死,开始腐烂。吃不了东西,喝水都很疼,来到山脚下有贴药膏,药膏贴完也是非常疼
许益和被战友转送到医院接受治疗,严重的伤势、简陋的医疗条件,让他一度担忧自己是否还能拿起枪。伤愈后,他又迫不及待的回归部队,继续战斗。
1944年,许益和随所在部队进攻防备坚固的日军鸡笼山据点。日军不仅修筑了人工河,还围上了十几层铁丝网。许益和与战友们趁着月色,用梯子强渡人工河,但在剪破铁丝网时,被日军发现,雨点般的子弹从日军火力点射出,战友们纷纷倒下,许益和快速闪躲到一块大石头下方,与死神擦肩而过
人死了很多个,就冲不过去。天要亮了,就撤退去外河外面。撤退出来,我们总是躲在山上,我们看到他们就打,他们看到我们也打。
如今,许益和已在漳州生活了60多年,儿孙满堂,儿女孝顺。只要是阳光充足的日子,许老就会拿出小板凳坐在路边的小亭子里,静静地晒晒太阳,享受这来之不易的和平时光。许老告诉我们,当年和他从老家一起踏上从军路的四个战友都已故去,只剩他一人。我们深切地感到,从抗战烽火中走出的老战士们正在不断逝去,但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每一段抗战故事都将成为不朽,永远刻在后人心中。
 
 
历史拓展:
日军进犯揭阳
 
揭阳县是广东省日寇蹂躏比较严重的重灾区,遭到日寇烧杀最厉害的是官硕、锡场、埔尾等乡。1944年10月,日军向揭阳、丰顺地区大举进犯。日伪军700余人分几路从青毛山、大脊岭攻入揭阳城,驻揭国民党军186师闻风而逃,在四五天内,日寇一直打到汤坑,沿途大烧大杀,官硕、梅北、锡场、汤坑等地被杀群众近千人。10月5日,日军分兵三路围袭埔尾村,这一天,全村被日寇枪杀、砍头者达70余人。
分享:
回到顶部